39小说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夜探

第四百七十四章 夜探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结果没想到上头主家传话下来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同意后,主家那边就再也没有消息了,他送了好几次口信上去,都杳无回音。

    也曾婉转托人打听过,只知道,虽然每每是主家传话下来,可真正关注张春桃的确另有他人,自己的东家在这人面前,也不过是个听命的角色。

    王掌柜见那边一直没有回音,加上东家手下其他人,本来就对王掌柜被东家看重不满,见他到处打听,也就趁机下了些话,给王掌柜下了些绊子,让他判断出现了错误。

    后来王掌柜才发现自己上了当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只心里默默期盼,上头那位贵人要是真忘记了张春桃,就彻底忘记的好,反正张春桃已经另嫁他人,说来贺家也算家境殷实,也不算违背了贵人的意愿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王掌柜自我安慰,他知道,这些贵人对他们这些老百姓来说,高高在上,随便伸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们。一旦贵人觉得自己是欺骗了他,只怕他们一家子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王掌柜又是害怕,又是担心。心惊胆颤的等了几个月,直到王永珍受伤。

    王永珍最开始说的那些话,他也不是相信的,什么做梦,什么前世后世的,只当是孩子烧糊涂了说胡话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句,张春桃本是京城官家的千金小姐,家中出事,流落在外,被拐子拐卖到了石桥镇,然后被张家收养。

    才让他对这些年的疑团霍然开朗!也不知道他上头的主家是张春桃的亲人呢?还是敌人?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重要了,既然知道了,只要张春桃成了王家人,再问问王永珍,找找线索,去京城打听打听,就不信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岂不是能跟京城高官家成为亲家?王家只怕立刻就能改换门庭了,有了这样的亲家,还怕那主家后头不知名的贵人?

    与其天天惴惴不安的等着贵人的处置,不知道哪天死的,还不如奋起博一把,说不得从此就鱼跃龙门翻身了呢?

    当然随着王掌柜这雄心而来的,是说不出口的悔恨!真是场子都悔青了!

    若是早知道张春桃是官家千金,早知道张春桃能给王家生下四个儿子,一个闺女,他拼着命也要将张春桃给娶回家当儿媳妇啊。

    回来又问了一些王永珍关于张春桃的事情,让王掌柜越发的心热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儿媳妇,就和该是他们王家的!

    这可是老天爷保佑,祖宗显灵,才给王家送来这样旺家发家的媳妇!

    王掌柜如今真的是心力憔悴的感觉,什么事情都赶在了一起,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分担。

    儿子如今心里还怨恨着自己,觉得若不是自己,他也不会娶吴氏那个贱人,让他成了众人的笑话。

    老妻林氏也是怨怼自己,为什么不同意将她侄女娶进门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小孙女,不管是什么原因,站在了他这一边,只可惜年纪太小,不顶什么用。

    他又要承受家里最亲的两个人的怨恨,又要担心着贵人那边的打压,真是一截蜡烛两头烧。

    本以为还有时间,慢慢来打算计划,只要贺岩不在镇上,总能想法子拆散贺岩和张春桃。

    可听到了张春桃怀孕的消息后,王掌柜就坐不住了,这女人有了孩子和没有孩子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女人若是跟男人没孩子,倒是好分开。

    有了孩子,为了孩子好,基本都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再加上东家身边跟自己关系不错的人已经偷偷送了消息,说是关注张春桃的贵人那边震怒,好像发了大脾气,就等着王掌柜这次春节收完山货,送到府城的时候,当面问责呢。

    王掌柜是真的恐慌了,本来以为还有时间筹划,哪曾想这么快就事到临头了?

    慌乱之下,走了这么一步臭棋!不仅没将张春桃和贺岩分开,反而将自己的心思谋算全部暴露了。

    这以后若再要算计他们,恐怕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自己还白挨了一顿揍,连门都不敢出,更不敢送货到府城去。

    这几日,王掌柜天天在屋里急得团团转,头发都快被挠秃了,也想不出一个稳妥的主意来。

    如何能让张春桃跟贺岩合离后嫁给自己的儿子?只要张春桃能嫁给自己的儿子,大不了这几年吃点苦,只要张春桃能怀上王家的孩子,最好生下来,他们王家就能借着这孩子和张春桃翻身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托病,延缓了去府城交货的时间,可也只能拖延两三日。

    必须在这两三日里将事情办妥才行!王掌柜眼中掠过一抹阴狠来!

    嘴里还忍不住念叨两句:若真是到时候出了人命,也别怪他!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,挡了王家的路!老老实实的将张春桃让出来不行吗?非要逼他出手?到时候就安心去吧,大不了逢年过节他给烧两柱香也就是了!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大家都睡得早,谁也没发现,王掌柜住的小院子,从院墙外,有两个人影轻手轻脚的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本来养着一条狗,可来人早有准备,那狗才从角落里窜出来,还来不及张嘴汪汪叫一声,一块卤好的带肉骨头就被准确的丢到了狗嘴里。

    狗楞了一下,夹着尾巴,叼着骨头,呜咽着就回窝里去啃骨头去了,这么香的骨头,狗生未见,哪里还顾得上别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影互相看了一眼,观察了一下环境,径直朝着王掌柜的房间而去,毕竟就只有他的房间还亮着灯不是?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根底下,就听到了王掌柜这番话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当时就忍不住了,捏着拳头就要往屋里冲,被另外一个人按住了。

    那个高大些的人影,从怀里掏出一根枯草,然后用火折子点燃了,顺着门缝里,让那烟钻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听到里头砰一声,似乎有人摔倒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里头屋里再没有动静,高大些的那个人,又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刀来,小心的将门闩给挑开了,两个人飞快的就闪进了屋里,然后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屋里,王掌柜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,露出他那还没消了青紫的猪头来。